当前位置:主页 > 控制变压器 >
“感情单向人”的出生:行业剧何以甜宠化?
更新时间:2021-09-10

  “甜宠”从一种故事元素向各种类型的剧集蔓延。其中,颇为引人注意的是甜宠向行业剧蔓延,尤其颇受年轻人追捧的热门行业。

  大略从2019年开始,“甜宠”成为相称流行的影视元素。它以浪漫为外衣,以轻喜剧为内核,欢快又布满生气地为都市青年刻画了一种暖和与惊喜并存的生活状况。在那里,男女主角们爱得充斥盼望,每一个爱的桥段都顺畅、平滑,天然转入下一场并没有太多起伏的曲折之中。很快,“甜宠”从一种故事元素向各品种型的剧集蔓延,“甜宠+”被视为一波风潮,同类剧集频出,一时无两。

  其中,颇为惹人留神的是甜宠向行业剧蔓延,尤其颇受年青人追捧的热点行业。《心跳源打算》以医疗为表示对象,《月光变奏曲》聚焦传媒范畴,《你的时期,我的时代》跟《你微笑时很美》则把电竞行业为故事背景,还有表现军旅的《爱上特种兵》等。男女主均为不同行业的精英,以求彼此之间可能实现同等对话的甜宠剧亦不少见,如《我的小确幸》的男女主角是律师、医生,《你好,火焰蓝》的男女主角是救火员、医生,《你是我的光荣》的男女主角分辨是航天人和女明星,《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则以刑警、医生为搭配,《吉日良辰好时间》中歌手与电竞玩家构成CP关系。

  作为一种影视景象,“甜宠化”显然是行业剧在近年来逐步风行之后新涌现的元素拓展。这种拓展背地暗含着何种社会情感与结构的变迁?我认为可以从“行业剧”与“甜宠剧”两种都市剧作风的交错中,找到诠释的门路。

  行业剧:

  古代城市的社会象征

  进入新世纪头十年之后,行业剧逐渐开始振兴。它代表着当代中国人的城市生活在经由了市场化变更之后,开始缓缓适应由体系内的“单位”转向社会化的“行业”的现代化进程。从《猎场》到《安家》,从《白夜追凶》到《急诊科医生》,行业内部的“职业精神”代替了传统体制内的“职务”或“级别”,成为现代城市生活专业化的体现。作为这一社会变迁过程的象征,行业剧从成型到成熟,进而与街市生活相联合,形成更为丰盛的后现代形态,亦不过短短三五年时光。

  在这一进程中,“行业抒发”以“职业/敬业精神”为中心,体现的是市场化城市的有序感。而进入后现代的行业剧,作为其内涵的“职业精神”仍然有所保存,影视仍在试图证实每一个行业都值得尊敬的起因,但其外延在扩展。这种扩大有两个逻辑上彼此关联的表现:一是电竞、直播、翻译、公关等新型职业在影视剧中得到彰显。它们一改既往职业表达的专业化姿势,对职业与生活进行了含混化的处置,使得偶像、甜宠等元素得以参与其间。二是以此为基本,“行业”元素被淡化,吸引人的不再是与职业内涵直接相干的情节和桥段,而是人物的情感自身。也就是说,后现代的行业剧中,工作正在淡出,生活正在凸显。这岂但与20世纪90年代之前表现某一特定职业人群爱岗敬业“奉献精神”的影片,如《今天我休息》(1959)、《女理发师》(1962)、《黄山来的姑娘》(1984)等,在题旨上大异其趣,与21世纪以来表征“专业精神”的行业剧也很不雷同。

  甜宠化:

  现代生活的单向情感

  把生涯作为行业表白的主要内容,大体合乎后工业社会中创意阶层与创意性工作普泛呈现的社会现实。而作为生活内容的两性关联,也长期是影视创作关注的热门题材。这无可非议。问题是“行业甜宠剧”的叙事表现,根本以“撒糖”为主,既缺少对爱情实质的追问,也没有当代社会构造对爱情的左右和扭曲。它不像传统戏剧表现爱情时设有“封建家长”或世俗观点作为阻碍,也不像世纪之交的韩剧《蓝色生逝世恋》(2000)那般叩问运气的部署,甚至比不上《来自星星的你》(2013)有意设置一条“杀人线”以制作悬疑,而只是一味“轻松欢乐无泪点”,让众多在辛苦学习、工作之余的年轻人有了彻底放空的“视听享受”。

  在行业甜宠剧里,没有人追问“如何失掉职业上的胜利”,也不外分关心“职业之于社会发展的意义”。在“高糖叙事”里,主人公往往一出场就已经是颇有地位的职场精英,一见倾心的戏码在“甜甜的恋爱”后续发展中屡试不爽。于是,勤恳、敬业与奉献这类行业剧本应有的“工作”元素淡出了,情感来往可能遭受的问题、障碍,甚至虐恋分别的终局也消散了,更不要说人伦与情感的“悲剧”了。观众被“规训”得只能接受“甜宠”的单一面向,人对社会的感知变得简略起来。有学者指出,“甜宠剧犹如一次大型情感推拿,只能为充满压力而又无处排遣的人们供给中产阶层美学的催眠幻术”。而事实上,这种“按摩”的成果远比个别审美幻觉来得更加重大,那就是其情感在文化消费中趋于单一。

  观众在对花式开撩的各种“上瘾”“上头”中,在浪漫符码主导的行业职场上,已经很难接收人生的苦难哲学。一种情绪意义上的“单向人”就出生了。“单向人”是马尔库塞所使用的一个概念,它指人在花费意思上被同化,损失了设想和发明另一个世界的激动与可能。假如说马尔库塞重要是在社会商品,进而在意识状态层面来应用这个术语的话,那么,其单向特点在影视文化中已经体现出向感情蔓延的趋势。马尔库塞演绎发达产业社会是一个“不反对派的社会”,同样,在倾向甜宠和笑剧的影视文明中也不存在“悲剧”的市场和受众位置。

  行业剧甜宠化:

  专业与情感的辨证

  现代情感变得单向起来,行业剧是一个观测的风向标。行业类题材的影视创作,从20世纪90年代之前表征为“奉献精神”的行业影片一变而成21世纪头十年表现“专业精神”的行业剧,再一变而成表现都市情感生活的“行业甜宠剧”,它既消解了行业的专业性,也为当代人懂得“行业”翻开了新的局面。

  这种局势能够从两个方面来对待:就行业而言,行业剧“甜宠化”阐明在当代城市青年的眼中,行业不再只是个体贡献社会的专业“进口”,也不是养家糊口的“工具”,它变成个体与世界(包含别人)打交道的方法,也是个体取得自我成长的渠道。从《敬爱的,酷爱的》开端,甜宠剧就披着励志的外衣。尤其女性,在甜宠化的行业剧里往往有很大成长的空间。《月光变奏曲》中的编辑初礼,业务才能极强,从而博得了恋情;《你好,火焰蓝》《你是我的城池营垒》中更是把男女双方的职业能力与专业精神,都表现得极为高明。这是其不失“行业剧”内核的表现,也是其树立在当代社会背景下所必定要浮现的基础价值观。

  就甜宠而言,“行业剧甜宠化”凸显了伪情感泛滥对专业、感性的社会精力的侵蚀。社会学家梅斯特洛维奇早就指出,文化工业正在“精心制造情感”,社会蔓延的是被把持而发生的大批“柔和的、机械性的、大量出产的,同时也是压制的爽感伦理”。而对当下的中国来说,旧有“行业”及其精神尚未造成广泛的标准与伦理意识,新的行业又在诞生,主打“甜宠”的影视文化在此时对行业赋予了无尽的“正向”想象,人们就会在“甜甜恋爱的电视剧情”与“庞杂的现实环境”中领会到某种决裂感,由于事实推翻了他们从电视剧中得来的想象。

  文艺在表征现实的同时,理当适度领导现实,至少要引诱观众认清现实,而非一味投其所好地给予他们梦幻与幻觉。“撒糖”诚然主要,转变情感单向人,让他们更好地意识自我与现实,尤其是情感的复杂与多变,才是行业剧的正途。

  林玮

  (作者为浙江大学副教学) 【编纂:罗攀】